一叶

非常非常简单又杂乱的观后感

看电影之前无意中通过一篇推文简单地了解了电影人物原型的故事,所以即使泪点低,还算是控制自己,冷静地看完整场电影。当然,哭是免不了的,小黄毛老戳我泪点。
除了法与人情,天价药背后其实是诸多利益的博弈,形成垄断的企业总是会联动各种势力维护、巩固其垄断地位。通过个案推翻相应的法律其实是很不科学也不现实,一是会破坏法律的权威,不符合法律修改程序;二是其实这将会使得公众安全置于更大的风险中。因为法律的制定是按照法定程序进行,是综合考量多种因素,也算是一种利益博弈的结果。以个案推翻相应法律这种方式看似直接了断解决了问题,其实会带来更大的麻烦。违背程序正当性首当其冲,这样会使得立法秩序正当性受到影响,也算是越权立法。同时,仅围绕个案考差这样得出的法律无法含涉社会生活中的大多数情况的,有很大的法律漏洞,使得更多相关的犯罪率提高。
今天听到的一句话,虽然法条是冰冷的,但是司法是温暖的。法不外乎情,程勇被判犯罪是必然的,但是减轻、从轻处罚也是情理法理之内的。
社会生活不断变化,法律也会作出相应的调整的。
还有就是,看到老吕接受治疗时咬紧牙关,疼痛难耐的模样,突然想到,还是要给予人选择结束自己生命的权利。老吕为了家人愿意承受治疗的痛苦,努力活下去,也有人难堪病痛的折磨,只想快速结束生命。是,每个人死前都不是孑然一身,家人的期盼好似每个重症患者要承担的责任,因此你要努力的活下去,轻易结束生命似乎是要受到道德的谴责,像是轻视罔顾生命,过的太自私,不考虑苦苦期盼的家人。但是真的是这样吗?生命权是每个自然人与生俱来的权利,我觉得每个人都有决定自己是否结束生命的权利,我的生命权利人在于我本身个人。尊重他们吧!病痛的折磨与治疗的痛苦都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尊重每一个人对待生命的选择。
是,也许安乐死合法化真的会面临很多隐患,但是这是可以通过制度的科学规划和相应的技术进步去逐渐降低风险的,不要总是抗拒这件事。引一个学长的原话:不要因为社会现实存在的困难,在关上大门的同时连小窗都要紧闭。
啊啊啊真的扯远了,总之就是,药神还是很精彩的!希望大家客观看待法与人情,希望中国电影能有更多优秀作品吧!相信社会总是越来越美好的!

荣耀市警局日常事件簿

石倚风前树:

     


*全职BG设定




*刑侦AU,镜头式片段不定期掉落


(本篇张楚、肖戴侧面出场,前篇戳 镜头2




=========================






镜头3:搭档


不是所有的剑都能等到专属的鞘,还好我足够幸运










【王柔】柔蓝一水萦花草






王杰希是很偶然的机会下得知唐柔家世的。并非唐柔刻意隐瞒,而是她根本懒得虚辞客套,再加上刑警生活高效紧凑,也鲜少有人过分好奇。




作为皇城根下含着隐形金汤匙出生的人,王队长偶尔也得应父母要求出席一些社交场合。他就是在父亲的故交小聚时见到了著名儒商唐书森,以及唐老先生满含爱意引荐给众人的“我家小女”——下班前才刚跟他认真说了“明天见”的小姑娘。






所以当他给重案二组开案情分析会,说到“化妆侦查”的任务时,目光最终落在了那个短发的倩影身上。




这是一起恶性凶杀案件,被害者和三个嫌疑人都是政商圈有头有脸的人物,有线索指向因赌资问题引发的报复行为。这几个人的共同点在于都是市内某顶级娱乐会所的会员,重案二组怀疑该会所内设有地下赌场,但贸然展开搜查取证行动很容易打草惊蛇,目前可行的办法是先不着痕迹地进行接触和探查。




扫视二组全体,能进入那样的顶级会所而不被怀疑的人确实不多。血气方刚的年轻警员们大多长得“正义感过于分明”,换种说法就是略有些愣头青,去那样的场合不免违和。


组长周泽楷倒是气质相当,然而所有人都坚决地拒绝了这个想法。一方面周组长的语言表达比压缩饼干还草率,面对花式搭讪估计只能用呆萌大型犬的表情应对,根本不现实;另一方面“第一男神”的容貌实在过于出众,之前的宣传海报说不定已经被有心人记住,侦查的秘密性无法保证。




你问重案一组组长楚云秀?


她确实很合适,但目前在跟进另一个命案脱不开身。(而且动用她难道不要申请法医科某张姓科长批准的么🌝?)






“所以,唐柔跟我去吧。”王杰希最后下了结论。




“好。”


被点到名的小姑娘有些惊讶,但这惊讶只是一瞬,回答也依旧简短。






突然寂静。紧跟着在场其他人掀起两波爆炸的心理活动——




王队,亲自,参与化妆侦查?!




不对。王队……需要搭档?!!






两者相比,还是后者更惊悚一点。


王杰希何许人也,曾在游乐园这种人流密集的场所实施抓捕,以极其诡异的身法一人怒怼五名歹徒,且从始至终没有惊动现场欢蹦乱跳的儿童。他的判断力和行动力都属顶尖,单兵作战水平被警局内部誉为“魔术师”,无论怎样狡兔三窟的嫌疑人都很难逃出他的套路;但他在组织刑警队集体工作时,又因普通警员无法配合他的敏捷应变而选择主动收敛个人风格,设计并指挥出精密的行动方案。


毫无疑问,他是继“近身格斗第一人”韩文清后又一任传奇刑警队长。




——要么独立执行要么群体行动,1V1的搭档?不存在的。






年轻警员们用眼神疯狂交流,王杰希看得很清楚。他轻描淡写地解释道:


“你们谁有唐柔的敏捷度?”




即使纯武力值高出某姑娘一大截,格斗中也很难完全钳制她的移动和闪避,一个不小心还会被揪住机会反击;万一遇上队长心情好允许她摘下眼罩,简直就像解开了什么封印,对战结果往往惨胜如败。




“和颜值。”




刷地一声,所有人的目光炯炯有神地扑向会议桌那头的王杰希。被八卦眼神集火的当事人微垂着眼异常淡定。


而他们的小唐姑娘……竟然还是一脸严肃毫无反应?wuli大神王队这样的评价四舍五入就是表白喂!!




“没什么事就散会。”










唐柔这天没有回日常居住的公寓,而是去了自家老宅。






王杰希向她布置任务的时候叮嘱“你的目标是足够美引人注意”。想到公寓衣柜里除了运动服就是休闲装的储备,她只好转移阵地。




家有姝女,父亲唐书森的女儿奴潜质暴露无遗;母亲又是个知名设计师,从小给她的着装打扮就是低调的精致风。于是在父母买买买的热情中,唐柔已经攒了半屋子各种款式各种色系的鞋帽衣饰。




小公主难得在工作日赏光回家,父母眉梢眼角都是惊喜。待听明白她的着装需求之后,母亲立即兴致勃勃地把她往衣帽间推,嘴里说着“我前几回看中的礼服终于能让你试试了”。


唐柔笑得一脸无奈,但换衣服的动作很是顺从。她知道因为自己工作忙碌,妈妈只能通过想象的方式让衣服“穿”在她身上,纾解想念的心情。






以唐家的背景,似乎很难想象唐柔为什么会从警,以及唐家父母为什么能同意女儿的选择。不过于唐柔本人而言恰恰相反,正是这样简单、干净、幸福的成长环境,纯粹、专注、勤勉的生活状态,才让她的警察梦变得理所当然。父母对各自事业的全力以赴是一种言传身教,对她的“宠爱而不溺爱”也助她成长出“认输不服输”的性格。


唐柔当初决定报考公安大学时,母亲虽然满是不舍,但看到她安静的眼中藏着喜悦和坚定,也郑重地表达了支持。




“转过来?”期待的声音将唐柔从回忆中拉出,她一边理腰带一边转身,迎上妈妈考量的目光。


“嗯……第一、第三件偏可爱,第二件腰线不合适,明天我带去找人改一下。这件和刚才第四件我觉得都不错。给你爸看看去?”妈妈帮她把衣领整平,满意地点点头。




客厅里,唐书森正在翻今天的财经报纸,一抬头看到盛装的女儿,立时眼神发亮:“这件好看!我女儿天生丽质,我太太妙手生花!”


唐柔有些不好意思。刚想回去给妈妈汇报,身后爸爸却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严肃地问道:“等等,你刚才不是说为化妆侦查准备的吗?”




“是呀。要去XX会所暗访。怎么了?”唐柔有些奇怪。


“这条裙子并不方便行动吧,万一遇到险情……”爸爸皱起了眉头。


“哦哦,这没关系,”她显得毫不担心,“我跟王队长一起去,他身手特别好,大约是叶修那个级别的。”




女儿的坦然倒是让唐书森一愣。他敏感地察觉到,自家向来慢热而迟钝的姑娘,已经对一个适龄男子产生了叫做“默契”的信任感,而她自己可能还不知道。


之前她在犯罪心理研究室做助理时,日常基本是跟苏沐橙交流,与叶修更多是在格斗场上见,谈不上信不信任。更何况唐柔对叶修也没有其他方面的想法,她只是情商稍微有点延迟,并不代表她不理解叶橙两人的关系——只要没有眼瞎都能看明白好吗,还需要微表情专家唐柔来分析?


冷漠.jpg。




但是王杰希……这还是第一次。


唐书森微微眯起眼,想起王老爷子家的那个独子。上次聚餐偶然出现的王杰希并没有刻意展露锋芒,但是识人无数的唐氏总裁可以肯定他绝非池中之物。在属于他自己的领域中,想必会星光万丈。


……这莫名的“采花”假想敌的既视感是怎么回事。






“既然如此,你身上的太平淡了些,换这件。”旁听了父女俩对话的唐妈妈突然开口,手里还拿着之前试的另一条长裙。


唐·衣架子·柔看着那件泛着低调光泽的礼服,略有些不可置信。“如此”是哪个“此”啊!妈妈的偏好……不是比较低调含蓄保守的吗?!




这件也太……










太大胆了些吧。






直到坐上王杰希来接她的车,唐柔心里的碎碎念依然不能平息。特别是王杰希看到她第一瞬间突然相等的大眼,让她加深了这一判断。




眼睛睁大,额肌收缩,双眉提升,嘴巴微张……


经典的惊讶表情。而且稍纵即逝。




一般人真正的惊讶只有1/4秒,一旦面部肌肉达到收缩最大值,这个情绪就已经消失。如果面部形态继续保持,只是行为人有意识地把惊讶表达给外界而已。




所以……他确实感觉到了惊讶,但是又觉得不应该在她面前表露出来?






果然。真的过于大胆了啊。唐柔简直想要捂脸逃遁。




虽然她自己挺喜欢这条裙子以黑为主、略带些酒红点缀的配色,以及从肩到腰的简约花纹……但是,这裙子最大的心机在背后啊!


不规则的镂空及透视设计,看似“云深不知处”,实际上“无边光景一时新”——把她雪一样的美背半隐半现地展露出来了啊!






“看你的表情……很紧张?”车已经驶入了停车场,王杰稳稳地控制着方向盘,瞥了一眼后视镜。


“啊……有点。”唐柔迟疑着,含糊应了。




车停好后,王杰希走下车来,为她开了门。


他一身剪裁熨帖的正装,佩戴了一枚铃兰花的胸针,此时一手垫在车门框上,俯下身向她伸出了另一只手。唐柔下意识地将手搭上去。




停车场不甚明亮的光芒映射下,他的眼中一片星海。


“别担心,有我在。”




少女柔软的手指微微用力,借着他的支撑迈出车外。


“那么王队,我就不客气了。”




“好。”


王杰希对这没头没尾的一句话似乎早已做了准备。他侧着身落后她半个身位,以手虚扶着她的小臂,俨然是贴身保镖的姿态。




黑玫瑰一样的裙摆随着少女的行走一步一步绽放着。会所里的灯光将她的后背映照出明灭间或的光彩。


似乎只是一瞬间,唐柔就如换了一个人般。平静中带着木讷的神情不见了,转而是如玉的清冷优雅,尽显大家闺秀的矜贵之气。


这样的唐柔,他见过一次。那是在长辈慈爱又带着评述的眼光中,她端坐安然,举手投足赏心悦目。




她不是不知如何做到这种“柔美婉转”,只是因为平日的生活和工作不需要,所以她高效地舍弃了而已。










唐柔的出现迅速吸引了四面八方的目光,显然已经初步完成了王杰希给她布置的任务。她仔细地观察着周围环境,很快就借周围无意识的表情动作搜索到了目标人物。命案当头,生活圈如此重叠的“人精”怎么可能对相关的人事不做提防。而他们有意无意地瞥着某个方向,有意无意地想要避让某些内容和地点,就已经给唐柔留足了线索。




会所最热闹的地方是一个比较open的单身派对,主角是一个着装极其讲究如女王的女子,形形色色的人围绕在她身边。显然本案的嫌疑人也是过江之鲫中的三条。


而在最热闹的舞台后方走廊,总有五到七个黑衣的保安在巡逻;衣着光鲜的人们频繁向那个方向移动,进的多出的少。那里肯定不是洗手间,而是有某个隐秘的入口。


王杰希收到了她的提示,开始观察人群和地形,准备潜往侦查。




但是这个派对的主人自是目空一切惯了,怎么可能允许一个看上去就很出众的男子经过她却毫不在意?




眉毛下垂,前额紧皱,眼睑微张,而上嘴唇向上抬起。


一个带着厌恶、轻蔑的愤怒微表情。




唐柔已经条件反射地判断出了那位“女王”的情绪,于是突然起身,向人群中心走去。王杰希一愣,小姑娘原定的职责类似于“放风”和监视,此时主动出击是要……?




“林小姐,今天的party很精彩,想为您献上一曲助兴。”


唐柔微笑着向众星捧月浅浅一躬身。她的短发自带一份飒爽,与裙身流畅的线条形成奇异的和谐,有一种刚柔相济的美感。她与派对主角美艳逼人的风格相映而不相撞,既不会夺了主角光环,又为现场添了华彩。


饶是心高气傲的“女王”也眉眼一挑。




那是惊讶中带了一丝欣喜的表情。


——谁也不会拒绝这样双赢的“助兴”。




唐柔也不多言,径自走向了一边的钢琴。这是一架泛着黑色光泽的三角钢琴,随着唐柔坐定,它再也不是这个金碧辉煌的房间的装饰,而是突然有了生命。


“既然是单身派对,祝愿您永远是在水一方的伊人。”她的声音疏淡,却带着让人信服的力度。


素白的指尖落在琴键上,起落之间旋律流淌而出。钢琴王子克莱德曼倾诉爱恋的名曲《水边的阿狄丽娜》。




这也是王杰希第一次见到她弹钢琴。惊鸿一瞥已经满室芳华。


他告诫自己不能沉溺其间,因为这是唐柔在给他制造机会。趁着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钢琴吸引住的时候,他闪过几个保安的视线,终于找到了暗门的入口。




他飞快地获取了需要的信息,在被人察觉之前悄悄回到派对舞台。唐柔一曲尚未结束,却在乐段中间转折时不经意目光流转,看到了人群背后那双熟悉的大小眼。


面颊上抬起皱,眼睑收缩,眼角显出淡淡的鱼尾。




一个教科书般的喜悦表情。




也是一个让她怦然心动的喜悦表情。




有什么瞬间的、特别的东西在她心头扑簌簌绽开花来,一朵一朵小小的,却芬芳无比。她的指尖忽然变化,几个变奏的过渡之后,旋律转换。




倏然而至的《梁祝》




两首曲子并无直接的关联,诉说的是不同的故事,却被她魔术般地融为一体。


所谓与你有关的爱情,所谓心旌摇动的瞬间,对什么地域什么时代的人,都一样的。






他看着她,而她没有再回头。挺拔的后背如同雕镂精致的羊脂玉。




一曲终了,满堂喝彩。而演奏者似乎只是为了这支曲子昙花一现,又在众人的交口称赞中消失无影。


唐柔的敏捷度真的不是徒有虚名。她一身雍容的礼服,竟也能基本跟得上王杰希撤离的脚步。当然,王队长是不会承认自己确实也适当放慢了动作的。






夜色已深,轿车穿行在城市灿烂而孤寂的灯火里。


唐柔在返程时坐到了副驾。在一片不算违和的静默中,她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启话题,只能看着王杰希偶尔落在变速杆上的修长手指出神。




“怎么,想考察我这双手是否适合弹钢琴?”王杰希仍是直视前方,但声音的笑意说明他早已注意到小姑娘的情态。


“倒是真的很合适。”唐柔一本正经地回答。






话匣子便渐渐打开了。


唐柔自幼练钢琴,修炼出了手速和眼速,对于周遭的细微变化有了更高的视觉辨别力。彼时只怀抱着朴素正义观的她,却凭借自己对表情的敏锐观察,帮助身边人发现真相、识破谎言。渐渐地,这样的正反馈让她的微表情分析能力得到了更大的提高,自信心增强了,目标也逐渐清晰。


直到她的闺蜜陈果崇拜地说:“柔柔,你这样洞察人心的专家,以后就是让犯罪分子闻风丧胆的巾帼英雄啊!”她才豁然明白了自己想走的路。


陈果后来成为了“最美女民警”,在基层的岗位上展示着不一样的精彩;而她自己最终走进了犯罪心理研究室,用一技之长发挥更大的能量。




听着她平静叙述的故事,王杰希仿佛也跟着走过了她迷茫而绚烂的青春,走到了清澄而璀璨的当下。








何其幸运,她来到了他的身边。何其幸运,你走的每一步,从此都有人可以若合符节。




















【叶橙】正是橙黄叶绿时






“我想吃馄饨!”




小姑娘欢快的发辫在耳边跳着,在菜单上指指戳戳。叶修点了餐,装作无可奈何地望向她:“每次来这家都要馄饨,又不肯吃香菜葱花,就不能换一个吗?”




“才不呢……”苏沐橙向上菜的服务员点头致谢后,将自己的碗往前一推:“喏。”




叶修虽然一脸忿忿,手上却很是熟练地用筷子搭勺子,把她碗里浮了一层的青绿菜色都挑干净了。苏沐橙心满意足地埋进碗里,吸溜吸溜地吮着汤汁。




素颜的第一女神,捧着青花瓷的汤碗,樱红小口嘬着饱满的馄饨……这样富有生活气息的画面叶修已经看了十多年,但每一次仍会觉得心尖上有和风拂过。






“大哥大姐,能拼个桌么?”一个略带了些口音的男子走过来,手里牵着一个小男孩。身后是个抱着孩子的妇女。




叶修扫视了一眼,不动声色地答道:“可以啊,请坐。”


对上苏沐橙的眼神,小姑娘显然与他所想一致。他用眼角暗示她手机的方向,苏沐橙会意,装作自拍的样子悄悄将旁边两个人照片留证,传给了楚云秀。




“靠!老娘派人蹲守他们一星期了!沐沐你跟老叶务必帮我拖住这两人啊!”楚云秀带着各种夸张标点的微信瞬间传了回来。




荣耀市近期突降寒潮,这两个大人的衣着基本正常,甚至可以说还挺精致,但是给孩子穿得实在是单薄。更不用说那胡乱包成的襁褓、有些别扭的怀抱姿势,正常婴孩肯定是要哭闹的,可那个婴儿昏睡的状态未免太不正常。被牵着走的小男孩也如机器一样任人摆布,仔细一看眼神呆滞,毫无生机。


这两人应该是人贩子。而两个孩子被喂了什么药。




在得到楚云秀的确认后,叶橙两人开始不紧不慢地盯着这对男女的动静。


面条端上来,女人伸手取筷子时几乎要把婴儿勒住,苏沐橙实在看不下去了,主动开口:“大姐,您带着孩子不方便吃饭,我帮您抱一会儿吧。”


一对男女用警惕的目光打量着她,气氛突然僵住。


抓住两人分神的时机,叶修一把将小男孩护在自己身侧,苏沐橙也在同时灵活地制住女人的手臂将婴儿接到了自己怀里。两人同时甩出了自己的警官证。




电光火石之间完成的转换,令那对男女脸色骤变,又不敢把事情闹大引人注意。男人已经露出狠色,手伸向了口袋里的弹簧刀,却被叶修牢牢按住了手腕推出座位。恰在此时,那女人也突然扑向苏沐橙。苏沐橙两手保护着婴儿空不出来,只能侧过身勉强用膝踢防御。叶修见状立即将男人掀倒在地,反身解了苏沐橙的围,又随手扯了旁边的纱帘将女人的双手绑好。


但趁着这样的时间差,地上原本龇牙咧嘴的男人已经拼了命爬起来往店外逃去。叶修随手将自己外套丢下,也追了出去。




店外是人行道,隔着一丛花树就是主干道的车流。慌不择路的男人手脚并用地扒开树丛跳进了车水马龙中。


苏沐橙看到叶修毫不犹豫地借助栏杆翻身一跃。




隔着玻璃,熟悉的身影突然消失在马路中央。视野一下子模糊得只剩光团。








十年前,她的哥哥苏沐秋刚刚当上实习警员。他与叶修去火车站接她时发现了一个案件的嫌疑人,在追捕的过程中笔直奔向了即将进站的火车。


嫌疑人被他用手铐制住丢了出来,可他自己再也没有回来。




叶修那时候的第一反应,就是用力地将她的脑袋按在自己怀里,不让她看那样撕心裂肺的画面。




“不要看……不要想……我在这里……”




他的衣服上有偷偷抽烟时留下的烟草气息,被她的泪水一遍遍沾湿。


叶修并没有力劝她不要悲伤,因为悲伤一事从来就不是言语可解;也没有让她学着坚强,因为坚强一物只能自己从心里长出。




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在你身边。”




她只有此地此时此人身边可以哭,因为回到家面对悲痛欲绝的父母,她只能变得勇敢可靠起来,抚慰白发送青丝的剖心之痛。


从小到大,哥哥是除了父母之外最宠爱她的人。她一直以哥哥为自己的方向,虽然在遇见叶修后目标换成了叶修,但哥哥与叶修肝胆相照,想必前路选择也不会龃龉。她下定决心要追上哥哥和叶修的脚步成为警察,而且要像他们一样优秀,还要和他们一起组成坚不可摧的“铁三角”。


可是这样的梦想终是被命运强行扼断。




在警校时,苏沐秋曾连续四年全射击项目第一,几乎囊括了各项比武大赛的枪械类冠军。这个“几乎”是因为最后一场比赛举行在他英勇殉职后。沐橙发誓要替他把这个冠军拿回来。


后来当她果真做到时,她以为可以逐渐填补时光的罅隙,却没想到心间的缺漏一直都在,隔山隔海仍然不肯相逢。








这样的不安,终于在叶修也离她而去,如同风沙穿过指尖看不见的时候,再一次达到了顶峰。




苏沐橙恨不能立即追上去。可身边躺着刚刚束手就擒的一名嫌疑人,还有两个失去神智的孩子,在其他队友赶来之前,她一步也走不得。


她能做的,只有死死咬住嘴唇,将叶修扔下的外套披在小男孩瘦削的肩头,又把襁褓里的婴孩裹在自己大衣中轻轻拍着。




“沐沐!”急促的女声终于从身后响起。楚云秀带人冲进来的时候,转过头的苏沐橙已经满脸泪痕。


楚云秀一惊,忙安排人将孩子接过,苏沐橙这才恍然醒悟一般,突然紧紧握住了她的手臂。




“叶修!叶修呢?!”苏姑娘一向温柔如水,此刻却几乎要疯魔。




楚云秀疼惜地伸手揽住她:“别着急……叶修他没有……”






“沐橙。”




如同云间洪钟的一声唤。苏沐橙的心立时山门洞开,百川万水一刻归宁。几乎不用辨别来人的方位,她便准确地扑进了他的怀抱。




叶修的身上还带着疾跑时沾染的烟尘气。他无奈而温柔地扶住她的脑袋,贴在她耳边调侃:“我负责抓捕,你负责哭么?”


小姑娘有些不好意思,却将他抱得更紧了。






十年前我就说过,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回来的。多久,多远,都会回到你身边。




他有很多种声音,可能是犀利嘲讽的,也可能是严肃沉着的。每一种都是他,所以每一种都会让她安心。但少有的,仅仅在她这里才会出现的,一半柔软一半坚定的声音,诉说着他的承诺。


叶修不喜欢许诺什么,因为他宁愿用直接的行动代替苍白的语言。




陪伴于他,是习惯和责任,更是爱。








“下次我们换一家馄饨吃吧……”她闷闷的声音从他胸前传来,“香菜葱花可以自选的那种……”




“不用。”叶修抚摸着她的长发。








帮你挑一辈子都行。


















#突然的张楚(难道是预告?)#








“为什么我就不能有搭档嘛……好羡慕他们那样的……”楚云秀窝在被子里捧着平板追剧,突然冒出一声不甘的嘟囔。


书桌前正在看书的人手上一顿,终是没有开口。


“你一个法医又不能跟我搭档……”


身后姑娘果然是在认真考虑这件事了。张新杰揉了揉紧皱的眉心,回过头来:“每次出勘现场不是都陪你一起吗?”


“但是……但是……这不一样……”楚云秀一时也想不好明确的反驳,只是觉得还算不上她想象中的感觉。




“明早要开案情分析会,你还不睡?”张新杰突然提醒。


楚云秀看了看时间,惊叫起来:“啊啊啊啊你记得一定要叫我起床啊!!”然后丢开平板钻进了被窝。


张新杰将手里的书放好,走到床边收拾好平板,在她眼睫上落下一吻。


“哪天没叫呢。”






随后的那一句轻得如同梦呓。


搭档不只有并肩作战的那种。我不是一直在你身后吗。”














#补交代一个梗


唐柔妈妈挑衣服的眼光为什么突然不同往常


因为听说闺女要跟王队长一起出任务


毕竟→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有趣←


所以要认真助攻啊【并没有












-----------------------------------------------








我对王柔才是真爱吧每次写他们总是最长🙄


叶橙真的是我本命但怪就怪你们夫妻俩实在没的可写了🤔


码个段子还有一堆侧面描写加背景铺陈简直暴露了我长篇写手的本质😂








*做菜喜欢加葱和香菜的味儿但是吃的时候一口都不肯的就是我本人了